斜率為零

【葉周】那天他撿到了一隻貓 1

葉修是個公車司機的設定,小周如題,雖然這篇好像還沒提到
我……其實很少搭公車的(。
有哪裡不合理可以提出,雖然我想整篇都能說不合理了,但求鞭得輕些m(_ _)m

0820聲明

重新翻了自己的文發現其實沒有刷到周葉過的樣子(°ཀ°)

再想想之後大概的劇情發現好像也不會刷周葉(。
於是決定拿掉周葉tag了,最對不起的大概是因為周葉而點開來看的人
對不起,我……有罪(土下座



葉修是個公車司機,開車技術特別好,偶爾會不照既定路線繞些小巷,九彎十八拐也難不倒,這地方地勢起伏又特別大,上下坡經常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形容坐他的車彷彿上刀山下油鍋,刺激緊張緊張刺激,搭過一次之後什麼遊樂園的雲霄飛車那都不過癮了。

但葉修還是有些分寸的,繞繞路玩玩乘客那只能載一票年輕人才玩得起,一有老弱婦孺他便會安分些,不過凡有習慣搭公車的人大多都知道葉修這號人物,久而久之有些人會特意避開葉修的時段,也有些會特地前來體驗。雖然遊走於職業規範邊緣,但到底還沒真跨了出去,即使對葉修行為有些看不順眼,協會那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更何況葉修的載客量和乘客滿意度已經蟬聯幾個月的冠軍了。

然而,凡事再小心都有可能出個意外,況且葉修是個隨性而為的司機。葉修遇上的意外挺大,差不多一個六歲孩子的大小。

在他毫不知情的狀況下,他讓一個約莫六歲的孩子上了車,也許不該說是讓,搞不好是那小兔崽子自己鑽上了車或誰帶他上來,總而言之那孩子或無心或有意在他眼皮下溜過了。更糟的是他今天還開得格外奔放,簡直是上萬仞山下麻油鍋的層級,以至於他在停好車準備例行清潔時,被癱在末排角落的孩子給嚇了一跳。

「我說……小子你是搭錯車還是忘記要下車了?」葉修在他旁邊坐下,不過這孩子還沒緩過來,氣一直換得很急,額角滲出一絲絲冷汗,雙眼微微瞇著,但這不影響他有張好看的臉這項事實,標準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要沒意外長大後會有粉絲大喊XXX我要給你生猴子的類型。確定他還要喘上一陣而不會咬他一口就跑,葉修才決定先整理其他座位去。

「好點沒?」收拾完後葉修又回到那孩子旁邊的座位。瞧他本來蒼白的臉上有了血色,雖然還是癱著,但狀態還是好多了。孩子聞言便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搭錯車了?還是忘了下車?」見他點頭又搖了頭,葉修猜是搭錯車了,但沒有表現出他明白了的模樣,讓那孩子一下子有些焦急,嗯嗯啊啊一陣讓葉修思考了下是他長得太可怕,還是對這孩子的年齡判斷錯誤,又或這孩子的語言能力沒點上。

「好了哥知道你是搭錯了,」孩子鬆了口氣,抬頭朝他展開含蓄的笑顏。「叫什麼名字?知道家裡電話麽?」

「周澤楷。」他回答完後拿起放在一邊的水壺,上頭有張貼紙,娟秀的字跡清楚地寫了一串數字和地址。「電話……家。」他指了指,然後仰頭看向葉修,抿抿唇而後觀察他能否理解。

「離這裡有段距離啊……放你自己走回去也不大好,幸好你今天遇上的是哥,哥就住隔壁街。」葉修伸手揉起周澤楷的頭髮,細細軟軟的手感不錯,周澤楷則被摸得瞇起了眼睛,像隻慵懶的貓。「也不早了,你這麼小再不回去家裡人擔心著。今天也算我認了。走吧,帶你回家。」



「唷葉修你今天怎麼還在啊是不是被主席訓一頓啦哈哈哈哈就說你車開成這樣肯定會被罵的!臥槽躲你後面那小兔崽子是誰,認識你這麼久怎麼不知道你有孩子還這麼大一只了!不對啊這小子長得這麼純良肯定不是你的吧?」葉修和周澤楷一下車就看見迎面走來的黃少天,一邊進行無差別音波攻擊一邊盯著周澤楷左瞧右瞧。

「小周啊哥語重心長的告訴你,以後長大了千萬別認識像少天這副性子的人,知道嗎?」

「葉修你大爺!別以為轉過頭去我就聽不到你在說什麼了,小子你叫小周是吧?小周啊你千萬別靠葉修靠太近啊葉修這個人特別猥瑣特別沒下限,你看你現在還小長得漂漂亮亮乾乾淨淨正適合賣萌,萬一你被影響得猥瑣沒下限了那萌沒賣成之外還會特別討打這不是虧了嗎?近墨者黑的道理啊。」黃少天蹲下來和周澤楷平視,以一副沉痛的表情對周澤楷說著,說完又拍了拍他的肩,周澤楷卻有些迷茫的看著他,好似還沒把黃少天的話給消化掉。

「葉修不壞。」周澤楷用軟濡的聲音說著,小小的腦袋也配合的搖了搖。

「聽到了嗎劍聖大大。」

「少天……也不壞。」

黃葉兩人對視了三秒。

「葉修這孩子真不是你的啊看看人家才幾歲就這麼知書達禮明辨是非青紅皂白分得特別清。」黃少天在葉修邊上耳語,以周澤楷聽不見的音量。

「到底沒哥英俊瀟灑啊。幫我瞞著,老馮知道了肯定又吃藥,我這也算是替他老人家著想。」語畢,葉修便拽著周澤楷的手,跑了。

黃少天原來想追上去問個清楚明白,但無奈明天有團要帶還被上級綁著。看著兩人的背影有些發悶,明明該跑出被討債集團強逼連夜跑路的感覺吧,但那一大一小……怎麼看著就像私奔?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