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率為零

【葉周】那天他撿到了一隻貓 3

算是個過渡章,也算是交代清楚前兩章的一些細節(吧
希望能寫出能讓人感到萌的文(^ω^)

周澤楷睡了有些久,但和大部分的貓一樣,多數時間淺眠,深度睡眠時間其實不那麼長。淺眠時對周遭仍保有一定程度的警惕,但他昨晚的警戒程度明顯比平時低上許多。

腦內自顧自地播映起斷斷續續的畫面,他穿著江波濤給他的其中一套衣服出門,在附近的街市閒晃,接近正午時覺得有些餓了,找了隱蔽的地方藏起身上的衣物,以貓型態回到街上找尋能填填肚子的食物,不過他面前很快便出現了一座小丘,雌貓很願意和他分享食物的。吃飽喝足後為了脫身──不是周澤楷不道義,是雌貓中一隻隻眼裡閃灼過分熾熱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幾乎要將他燒穿,不得已的情況下,趁著群貓吵得不可開交,他輕手輕腳地溜了。然後淺淺睡個午覺,又以人的型態重新著裝出發,在鄰近的公園繞著圈子,幾個孩子約他玩沙玩遊戲,他也答應了,砌沙碉捉迷藏的,和同齡的孩子一起玩著很高興,不過維持人形稍微累了些便是。

接著高中的放學時間到,大量湧出的高中生讓他不大舒服,混雜的氣味對他而言太過刺激。驀地,一輛公車停在他身旁,隱約能感覺到涼氣撲上他的臉,神差鬼使之下,利用那司機分神的片刻,他貓著腰上了車。

而後便是段可怖的經歷,他幾乎要全神貫注才能持續維持人形,只有到站停車時才能喘上一口氣,後來他乾脆只用意志力撐著,還好座位附近沒什麼人。他的文字庫裡還沒有「下車」二字,他也還不懂公車是做什麼用的,諸多原因位空下之後,車也開得平順多了,他也得以由高度集中轉換成打個高度警戒的盹層疊使他見到了葉修。

是個很溫柔的人,這是他對葉修下的結論。雖然和黃少天在拌嘴,但兩人基本上都是笑著的,載他回去的時候,請他吃魚,還允許他靠在他背上休息。

江波濤說過,要表達對其他貓的喜歡,可以舔舔他的臉頰。

人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最後一個畫面停留了三秒。

周澤楷陷入沉眠。

清早,周澤楷半夢半醒,呈待機狀態。

他今天的計畫和目標都很明確,早上吃飯休息、中午和館裡的貓玩一會、下午養精蓄銳,做好要維持人形一段時間的準備,傍晚先吃點東西,然後再出門找葉修的車。

今天要問葉修的名字怎麼寫。

把江波濤準備的早餐嗑完之後,周澤楷瞇著眼睛,又睡了。眉眼彎彎,微微勾起的唇角帶著笑意。

周澤楷穿著一身水手服出門,到了昨天看見葉修和公車的地方,而後在附近的公車亭坐下。他四處張望,兩條腿搆不著地,放鬆的晃著晃著,柔和的笑了笑,讓一些路過民眾以為有哪家親子雜誌在拍封面。

不一會又到了高中的下課時間,人潮湧現,他被幾個女高中生搭訕要求合照,他沒有拒絕,配合的微笑,後果是在微博上迅速傳開了一條「在高中附近拾獲一只麼麼噠正太」的消息。

在一旁全程圍觀的杜明表示羨慕的同時心有點累。

他出來是為了要看周澤楷坐的是哪班車以及確定他人身安全,但起初的情況叫他有點緊張,時不時就會突然有隻手臂要接近周澤楷,一開始他還會觀察這人是不是意圖誘拐他們館裡的貓,不過後來乾脆是算起了有多少人或明或暗的拍了周澤楷。

葉修的車來了。

周澤楷和杜明同時得到解脫。

周澤楷沒想到點頭答應合照的後果這麼嚴重,一開始他是覺得拍張照沒什麼,館裡的人有時候也會幫他和其他貓拍照,他也就沒了拒絕的意思,不過後來他有點困擾,人群對他形成的包圍圈似乎在擴大,他不擅言詞,支支吾吾的沒法溝通,直到隔著玻璃見了葉修坐在駕駛座悠哉的模樣,他才指了指公車,然後飛也似的直奔上車。杜明則將時間地點和車牌記錄下來,打了個呵欠就要回去報備。

周澤楷上車之後,車門也關了。葉修今天沒再忽略他,一來可能因為他今天無意藏起身子,二來那白藍配色的水手服實在太過顯眼了。

葉修稍微打量了一下周澤楷,比昨天精神多了,鮮豔的衣物也讓他顯得更有朝氣,哦,還對他笑了,還小小一只就知道要討好人了。

不過……該要的還是得要啊。

葉修看周澤楷朝他點了點頭就要彎進後頭找位子,輕聲開口。

「小周,知道搭公車是要錢的嗎?」

謝謝前一章的回覆( ´▽` )
感覺有動力再戰到開學前!(也太短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