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率為零

【葉周】那天他撿到了一隻貓 4

文前先放個聲明
重新翻了自己的文發現其實沒有刷到周葉過的樣子(°ཀ°)

再想想之後大概的劇情發現好像也不會刷周葉(。
於是決定拿掉周葉tag了,最對不起的大概是因為周葉而點開看的人
對不起,我……有罪,真的很不好意思(土下座


以下正文



誒?

周澤楷腦內被一大串問號給刷屏了。

「算了你坐吧,免得其他人看著以為我在欺負你。」葉修擺了擺手表示作罷,不過這下換周澤楷不能釋懷了。

他又坐在末排,但這次還沒發車他就軟倒在座位上,像要融進那墊子裡。他垂著頭,又咬了咬下唇,葉修的反應讓他有些錯愕,超出他的預想外。他知道錢很重要,館裡的人在教他一些生活常識時常提,只是他沒想到坐車也需要用到錢。

人類……好複雜。

生活中的關鍵詞分類除了進食玩樂休息之外,最近又多了「葉修」的周澤楷這麼想。

葉修今天開得平,透過車上的監視器,他能看到周澤楷悶著頭的模樣,他重新思考剛說話是不是有哪裡不妥,還是口氣不好。

應該也還好啊。

不過小周今天穿成這樣太危險了,等會應該跟他說說。

稍稍走神的葉修再一次展現了精湛的過彎技術。

周澤楷很介意,卻又不懂自己在糾結些什麼。但他也沒能在意太久,大概是腦子持續飛速運轉,一圈又一圈的繞了太多回他的知識庫,再加上車子的晃動讓他暈呼呼的,沒過多久就閉上眼睛睡著了。

可他睡得不深,甚至連緊皺的眉頭都沒舒開來,衣服被攥得折痕遍佈,呼吸也還有急著,看上去沒有休息時該有的閒適,反倒像是做了惡夢。

葉修由監控的畫面看不清周澤楷的臉如何令人揪心,他只知道他睡著了,像個娃娃靜靜臥在椅子上。

今天就早點開完好了。

葉修難得的沒折進巷子裡。

到終點站,葉修看著人群退去,在旁邊找了個地方停車,然後走到末排看看周澤楷的情況如何。

此時周澤楷的眉頭已經舒開了,眉眼間十分柔和,他的睫毛很長,在閤著眼睛的時候特別明顯,鼻梁很挺,但不到鷹鉤鼻的程度,在他不大的臉上顯得很合適,嘴唇有些薄,泛著淡淡的紅色。這張臉必能列為上帝的傑作之一,葉修如此思索。

這張臉曾經貼在他臉邊舔著他的臉頰,細碎的瀏海摩娑在他眼角旁,伴隨令人難耐的搔癢感。

「想什麼呢……」葉修想得太入神,無意間便輕聲說了句話出來。

他順了順周澤楷的頭髮,微不可察地勾起唇角。脫下身上穿暖了的外套,小心的從周澤楷肩頭給他披上。

他推敲周澤楷今天搭車的原因,他今天一樣沒下車,但上車時沒躲沒閃,在告訴他需要錢才能坐車的時候還愣了一會,顯然不是為了上哪去才搭車,但他等車的站也沒離那間流浪貓收容所太遠,怎麼不自己走回去?

來蹭飯的?

葉修又回到駕駛座,笑了下,把冷氣調弱了些。

回到總站,把車上整理過一回之後,葉修再次到了後頭去。

「小周,起來了。」

「唔……嗯?」周澤楷緩緩睜開眼睛,眼皮又沉重讓他連眨了幾下,最後是盈著一眶清淚,他想伸手去揉,才發現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件大衣蓋著。

「是我的。」葉修看周澤楷疑惑的樣子答道,然後從他手上接過外套。

周澤楷扶著窗框要站起來,卻因重心不穩跌回了坐墊,褲角往上掀了幾分,露出一截白皙纖細的大腿,葉修出言讓他悠著點。

他們今天沒碰上葉修認識的人,順利出了總站的門,不同於昨日,今天葉修帶他上了家小餐館。點了幾道家常菜,卻看周澤楷有些不知所措。

「吃過了。」周澤楷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開口。

「哦,還以為你今天是來蹭飯的。」葉修悻然,看來他推斷有誤,得換個方向重想一次。「不過小周,以後別穿成這樣就出門了。」葉修邊說著邊替他把領子翻好。

「嗯?」葉修覺得周澤楷感到困惑的模樣似乎特別可愛。

「太危險,褲子也太短。」葉修嚥下一口飯。

周澤楷似懂非懂的點頭,眼神掃過桌上幾道菜,沒動筷子,但默默地記了下來。

「錢……」出餐館後,周澤楷扯了扯葉修的外套。「沒有。」

「你還介意著?」葉修對空吐了一口煙。

「嗯。」

「不如你來給我當童僕好啦。」

「童僕?」

「洗衣煮飯做家事。」

葉修看周澤楷貌似很認真在思考這可不可行,連忙開口要打斷他的思緒。

「玩笑話啊小……」「可以。」

等等,他剛聽見了什麼?




默默把進度條拉快了一點,希望在開學前完結,不然大概就會有很高的機率坑了_(:3 」∠ )_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