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率為零

【葉周】那天他撿到了一隻貓 5


「先問江波濤。」周澤楷烏黑的眸子盯著他,異常執著,視線彷彿鐳射般凝聚在葉修的瞳孔,使他有幾乎要被望穿的錯覺。「欠著……不好。」相較於前一句,周澤楷在念出這四字時有些囁嚅,視線也隨之移動,落在葉修的褲管。

「哥其實沒想跟你計較這麼多啊。」葉修蹲下身子使他與周澤楷同高,食指勾起周澤楷的下顎,讓他抬起頭來看他。「不過你要真特別介意,那就來當作是點高賢妻技能好了。」

不要臉!特別不要臉!可惜聽他說話的是周澤楷,那個乖順又未諳世事的周澤楷,要換個人都能聽出葉修最後一句話多沒下限,就只是自己懶得做家事僱了個童工罷了。

「嗯!」葉修看著周澤楷的笑容,久違的浮出一絲罪惡感,不過也僅僅一絲,而且很快就被心上的愉悅所取代。

真好,得了個小僕人。

現在只要那誰……江波濤點頭就好,姓氏不同,是小周他娘?不過波濤也不像個女人的名字,現在從母姓的也挺多……橫豎見著就知道了。



「哦,什麼樣的人,讓我見見吧。」江波濤在聽完周澤楷一陣喵之後,毫無困難的把來龍去脈釐清,然後皮笑肉不笑的。

周澤楷自幼便沒了父母,讓江波濤拾回這裡之後,江波濤便像是他家長般在照顧他,尤其發現他還能在人和貓間自由轉換,江波濤或主動或被動都得多關照周澤楷一點,和他一起摸索控制的辦法,免得走在街上突然成了裸體的男孩,或許也因為特別照料,他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江波濤便能明白他的表示或需求,雖然也教他識字,但周澤楷的語言表達能力便因此趨近於零。簡而言之,現在的周澤楷,可能有一半是江波濤造就的。

「喵一一喵喵(他在等)。」江波濤向他點頭,一把撈起周澤楷貓,讓他攀著自己的手臂,才走出門外。

「初次見面,你好,我是江波濤。」江波濤語氣溫和,卻多少含有施壓的意味在。他仔細端詳葉修,二十來歲,應該比自己還大一些,會抽菸,但顧忌著他和澤楷會把煙圈往旁邊吐。公車司機的制服被他穿出一股頹廢味,還有點黑眼圈,但刁著菸捲的手,很漂亮,這讓江波濤有點難確切的評斷他。

「葉修。」又一個心髒的,葉修在心中暗自腹誹,給江波濤的評價倒是簡單。面上卻仍維持隨性的樣子。「小周呢?」

那隻趴伏在江波濤懷裡的貓突然抬頭看著葉修,與一般寵物在聽見主人叫喚自己時的動作無異。

「澤楷在裡頭休息了。」

「哦。」葉修點頭。打量眼前遍佈斑紋的埃及貓。「這貓也叫小周?」

「嗯。」江波濤猶豫了一秒半,沒表現出來,因為他也大概感覺出葉修是個玩戰術的。

「很漂亮。」那只貓的耳朵又抖了抖。

「謝謝。」江波濤向他點頭致意。「來談談正事?」

在接下來一來一往的攻防裡,葉修多多少少分析出一些資料。像是周澤楷在家自學、眼前的男人不是他親爹,但也近似父親的存在了,還有周澤楷的體力不那麼好。

一陣你來我往後,他們也算有了共識,下午三點周澤楷到葉修家去,不能要求他做不到的事,做事就做到葉修出門開車,而周澤楷能再搭著葉修的車回來,晚餐由葉修處理。為方便聯絡,兩人也相互留了電話。

「那就這樣,明天就能開始。」葉修邊說,一腳跨上了腳踏車,也沒管江波濤聽到這句話後的詫異。

江波濤懷裡的貓又蹭了蹭他,好似在對此表達滿意,江波濤吸上一口氣,在回葉修一句「好。」時嘆了出來。周澤楷在聽到之後跳上葉修身上,聞了聞葉修的鼻子。

周澤楷其實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這麽做,但貓的本能迫使他做出這反應來,要說這是在表達什麼,周澤楷亦一概不知。

但江波濤知道,那是把他當同伴或是家人了,雖然不是沒對館內熟悉的人或貓做過,但江波濤還是……什麼也不想說了。

「看來這隻貓很喜歡我啊。」葉修兩手環起身上那只埃及貓的腰,笑著遞給江波濤。「那我就先回去了。」

「慢走。」「喵。」

挺像小周的。

葉修對自己這沒什麼根據的想法感到有點古怪。

管他呢,明天就問小周知不知道那隻貓就行了。

葉修抹了抹鼻子。




這篇寫得蠻開心的,用手機碼起自來集中力好像也比較高?⊙_⊙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