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率為零

【葉周】迴圈

本來是暑假作業的其中一個作文題目,偷偷拿來練個筆,已經成了不能交出去的那種了(。
不過後來也改題目了,確實不能交了_(:3 」∠ )_

設定略神祕可能也有點意識流,還帶點細碎的肉


周澤楷能穿越一個個時空,不斷重覆與葉修相愛,然後他會親手殺死葉修,並保有每一次記憶。

他曾經是逍遙法外的逃犯,曾愛上身為負責追緝他的葉修;也曾經是國際組織的間諜,潛入葉修所在的地下交易所。曾經是只求一夜歡愉的男娼,亦曾經是無慾無求的隱居者;曾經成為一國之主,亦曾經在貧民窟艱困過活。時而正氣時而妖媚,時而癲狂時而鎮靜。

但始終保有周澤楷的純粹。

每一次,他都會無法自已的愛上葉修,以各種方式和他親熱,然後他因故或蓄意殺了他,或在四十歲時被這時空抽離,前往下一個時空。

周澤楷不斷梭巡在各個時間與空間,卻不曾活過四十歲,不曾老死,在各個時空,都只是個過客。

這對他無疑是很崩潰的。

且隨著他的成長,他會被愈來愈多來自其他時空的記憶衝擊,當軀體不夠成熟或精神狀況不敷承受過多的記憶時,會造成記憶過載,可能喪失部分感官能力,嚴重的話甚至會發狂而死,然後進入一種特殊的游離狀態,待到他思緒冷卻下來,讓另一個時空接收他。

游離狀態像是把人在一個不透光的黑盒子裡,以慢火不斷烘烤,灼燒感會不斷疊加,卻不會真正燃起來,直到有世界收下周澤楷,方得以終結。

周澤楷最長曾在游離狀態待上一個月,那次他本來是個精神病患,過載後甚至沒有成瘋成魔就直接進了游離狀態,思路混亂異常,沒有時空接納他,於是他就在那暈了又醒,醒了又暈。

此後他不僅要承載這些記憶,還被迫要以更強大的心理能力容納。

他也曾經想過如果自己先死了,是不是就能回歸六道輪迴或抵達西方所言的天堂地獄。他試了,在那回他是一個當紅的電競選手,葉修也是,他在那個時空時很快樂,他們單純的相互切磋競技,領著各自的戰隊,在賽場上激起一陣陣花火,兩人也都獲得過「榮耀第一人」的殊榮,甚至闖上國際舞台上大放異彩,為榮耀爭取榮耀。在這時空裡他們的愛情也很純粹,不帶利益關係,他們僅僅彼此吸引、相戀,然後互相渴求。

一切那麼自然又令他舒心,他一回回耽溺於和葉修相擁時的溫暖,在葉修撫摸他時愉悅得顫抖,被摩挲和搔癢逼得氣喘連連,感受葉修進入他時盈溢的滿足感,在瀕臨高潮時肆意呻吟,釋放後他可以微微仰起頭,接受葉修寵溺的親吻。

他能最大限度的敞開他的身體面對葉修,因為他在這個時空,他太喜歡這個時空的葉修,喜歡得想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他。

在這裡不需要顧慮貧富貴賤,不需要區分官民主客。

他一點一點萌生了在這個時空將一切做個了結的決斷。

他可以帶著此生的夢下地獄去,若得以如此,他甘之如飴,若不得,至少他也讓這一次次輪迴的句號留在了最為美好的地方,那也夠了,對被反覆折磨已久的周澤楷來說。

這想法逐漸在侵蝕他。

終於在一個平凡的夜晚,他在一座墓園上吊自盡。

他有窒息的痛感和陷入短暫的無意識,最後卻沒有感受到他離開,他的靈魂與軀體剝離了,被強制留存於這個時空,但無法和任何人做任何接觸。

隔天他看見葉修著了魔似的坐在他的電腦桌前,一遍又一遍端詳一槍穿雲的帳號卡,手裡鎖著一副對戒,葉修沒哭,但面無表情,且沉默地令周澤楷難受。

周澤楷在看見葉修的模樣後哭了。

他寧可在游離狀態待上一年,也不願再看見葉修那讓他彷彿又死過一回的面容。

他死了,但沒有與時空脫離,他以另一種方式存在,孤寂的,不為人所見及碰觸的。

那是他第一次看著葉修老死。

後來葉修菸抽得很兇,埋下晚年肺癌的種子,他搆不著葉修的菸捲,自然也沒法讓他放下。他一直跟在葉修身側,和他一起看他們以前留下的照片、把兩套國家隊的隊服放在一塊,看著遊戲裡不會再亮起的一槍穿雲,也陪葉修到他的墓前對立著的石碑自言自語,聽他說「周澤楷你倒是回我幾句啊。」

他不曉得已經回過幾次「我在這。」

明明近在咫尺卻無法傳遞任何聲音或訊息。相比之下連游離狀態都似乎變得美好。

葉修臨走前,周澤楷看著他臥病在床,第一次感謝他以這樣的形式存活下來,讓他能穿過氧氣罩假裝親吻葉修的唇瓣。

而那一對戒指早在周澤楷死去後幾天,被用一縷極細的銀線串起,垂掛在葉修胸前,離心最近的地方。

周澤楷看著葉修的遺體,傻愣愣的,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他通常能在同個時空停留至葉修死亡後的一小時到半天不等,但這次只讓他留了十分鐘。

也好,他這次實在停留得太久了,久得他已經沒有多餘的眼淚能流,久得讓他體驗了一回天堂一回地獄,久得使他明瞭何謂生不如死。

此後他因為害怕自己先死去,總是先殺死葉修,他不願再看見葉修那副模樣,儘管那世界再美好。

已經不會有更好的了,也不會有更糟的。

至少殺死葉修之後,他會不斷再遇見葉修,那便足夠了。

 

 

他現在所處的時空,葉修是個公車司機,而他是個平凡人,同時也是隻貓,他住在葉修的公寓套房,他們不富裕,但也算的上衣食無缺,基本上他也挺喜歡這個時空。

此時他摻了劇毒的一壺開水被葉修給倒在一旁的洗手台,然後被一張饒富興味的臉給望著,葉修要求他做出解釋。

他猶豫許久,說起來龍去脈支支吾吾的,也不曉得葉修聽懂多少。

他垂著頭,呼吸變得紊亂,把拳頭收得死緊。

不一會,葉修淡淡地開口。

「那替我在下一個世界的葉修問好啊,下下個也問候一下好了。」他將周澤楷抱個滿懷,揉著他細軟的髮絲,同時把自己的聲音放得柔和幾許。「怕什麼呢?有哥在。你能一直這樣重複愛上哥也不容易啊,哥果然不管在哪個時空都特別有魅力。」葉修感覺到肩上溼了點,便替周澤楷胡亂地抹著眼淚,然後輕輕拍著他的背。「辛苦你啦,小周,哥替前幾十幾百個時空的都原諒你。」

「葉修……喜歡。」周澤楷嗚咽著,緩緩舔舐起葉修的臉頰,以近乎虔誠的姿態示好。「對不起。」

「唷,耍流氓啊,現在這樣都不知道你在說哪個葉修了。還有哥都原諒你了,還道什麼歉。」作為回應,葉修在周澤楷線條漂亮的脖頸上烙下一點紅印子,滿意地看著周澤楷逐漸染上緋紅的臉蛋,又在他渾圓的臀部掐了一下。

周澤楷哭得更兇了,出於釋放壓抑已久的過多情緒,也許還混上了一點情慾。他勾上葉修的頸子,任由葉修把吻散播於身上各處,手指揉捻著他的乳尖。

「這次你就安心活個四十年吧,最好還是是以貓齡來算啊。」

「好。」周澤楷帶著眼淚笑了,笑得特別惹人憐愛。

這次換我看著你長大,再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毋須擔憂你離開後的我會過得如何,我會活得很好,會在你的墳前放上一束花,祝福你在另一個時空過得愉快無憂,想起你時會帶著笑,告訴他人你正與我再次相遇、相知或相戀。

我會期待我將成為哪個世界的我,又會如何與什麼身分的你相逢。

只要你把一部份的自己交給我。

葉修親上周澤楷的左胸,親上他的心,親上他不止的躍動。

 

 

【全文完】

 


關於人和貓的年齡換算年齡換算,我是參考下面這份資料

貓對人

1個月→1歲
2個月→3歲
3個月→5歲
8個月→11歲
1歲 →13歲
1歲3個月→18歲
1歲6個月→22歲
2歲→24歲
3歲→28歲
4歲→32歲
5歲→36歲
6歲→40歲
7歲→44歲
8歲→48歲
(以下都固定是貓增加一歲對人增加四歲)

小周應該是不可能以貓的姿態活四十年(貓的平均年齡約十五年),但至少能看見人形周澤楷四十歲以後的模樣,以上面那資料來講就是實際年齡七歲的周澤楷會擁有人類四十四歲的面貌,所以才會寫出「這次換我看著你長大,再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雖然大概還是個悲劇(咦),但至少把周澤楷拖出來讓他坦然面對自己了,也像是變相告訴他可以對自己更好一點,在接受一次次的輪迴這件事上,可以讓葉修和他一起承擔。

自己是覺得蠻甜的啦……也寫得很愉悅

這幾天暫時不會再動筆,要先搞定我的暑假作業_(:3 」∠ )_
好想直接交這篇出去……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