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率為零

【葉周】那天他撿到了一隻貓 7

好久沒更這篇的樣子( ´▽` )ノ(別傻了妳是哪篇都沒更(。


「睡、吃飯、坐車,嗯……就回來了。」

這是周澤楷給江波濤的回答,江波濤的問句是你今天在葉修那裡做了什麼。

周澤楷回他的單人(貓)小臥房,換下衣服變回貓,然後鑽進他的貓窩。

他在和葉修同床時沒有睡著,一來他在那時間還沒有睡意,二來與葉修過近的距離讓他有些不適。他維持人形平躺,葉修則面向他側臥,他能聞到葉修身上的味道,混著菸草和麵食類,隱約還有點他無法辨別的花草香,隨葉修呼吸那氣味還會緩慢的加重,起初他還沒察覺,大概在過了二十分鐘後,他才發現那附著在他身上的味道和剛開始不是一個等級了。

周澤楷雖然不適,但並未感到排斥,是陌生的感覺讓他無法適應,而非厭惡。他閤著眼睛,吸進鼻子裡的似乎都是葉修的味道。除了江波濤,他未曾嗅了一個人身上的氣味這麼久,即使是半被迫的。

葉修的鐘調得剛好,簡單洗漱不過七分鐘後便出門去了。他今天讓周澤楷坐前座,替他扣上安全帶之餘還往他懷裡塞了一只懶熊布偶,填填安全帶和他之間的一點空餘,看周澤楷和懶熊同步的軟萌樣,葉修對以前女學生送來卻長期被閒置在一旁的這隻拿鐵色棕熊表示滿意。

有助於提升女學生的搭乘率,葉修如是說。

「誰晚餐太多吃不下了都拿下來啊,免費開放餵食哥旁邊這小傢伙的機會。」到了必經的高中,放了一批學生上車後,葉修特別真誠的以使用並不頻繁的車內廣播宣布著。

唔,這忘了告訴江波濤。



葉修下午作了個夢。

夢裡的狀況和現實相似,他躺在床上,周澤楷也躺在一邊,合著雙眼卻能從旁看見周澤楷,略顯嬌小的身軀平躺著,睡相還挺好。

起初沒什麼異樣,他在床上安穩的休息,隱約能感覺到周澤楷細微的動作,夢裡的他也挺睏的,意識變得有些模糊,所見範圍也狹小了些,約莫只能感知到這張床的範圍。後一段時間的夢境他幾乎沒有印象,糊著就去了。過了一陣,又一片段浮上,不知從何時起,他的手虛搭著周澤楷的腰,夢中的他仗著周澤楷沒抵抗便懶得抽回手臂。怪的在後頭,他的手忽然讓帶絨毛的條狀物纏上,先蹭了蹭他的還在周澤楷腰上的手背,觸感細軟,仔細滑過他的骨節和掌背的凹陷處,而後如活物般在他腕間搔癢,這使夢裡的葉修進了半暈半醒的狀態,睡意褪了三分之二,懸在甦醒邊緣,但那東西還沒打算放過他,順著前臂盤繞到手肘的球狀關節,還施了點力讓他將手從周澤楷腰上挪開。

被撓了這麼久,葉修的第一個想法是小周從哪搞來這東西的,接著是他們才認識沒幾天啊翅膀居然這麼快就硬了,難道靦腆乖順都只是表面?

倦意猶存,但他被這麼撓下去也難眠,掙扎一會後葉修艱難地睜開眼睛。

淺灰色、細長且帶斑紋的……尾巴,嗯,還是從周澤楷股縫上面點的位置長出來的。

葉修讓騰著的另隻手動作極輕的把那條尾巴卸下,使他得以把手給抽出來。過程中有個動作稍微重了點,壓了尾巴一下,周澤楷隨之一陣顫慄,但他背對葉修,葉修也因此沒法看見他的表情,不過至少確定了是周澤楷的。

而後他逗了那條貓尾幾下,尾巴隨他的逗弄討好似的捲著他的手掌。

還挺好摸啊。

於是葉修矇著又玩了一會,尾巴很靈活,讓葉修一度有了想抓著試試能不能打個結的衝動,雖然在夢裡但難保小周突然衝上來抓他,他覺得這夢也沒啥不好不需要提前結束。後來想想他這時是把周澤楷當貓了還沒自覺。

尾巴根部上面點的那塊皮膚很是平滑。指甲輕刮一會,尾巴會僵硬的豎起,腰部也變得緊繃,但指腹磨了幾下後又會軟下來,附帶細碎的嗚咽。

循環幾次後他被有些無力的抽了一下,不痛,有點癢。

然後周澤楷的尾巴縮了起來,順著股縫夾在他的大腿間,雙膝屈起,把自己蜷成個圈,出了聲微弱的貓叫聲。

真是隻貓啊。

果然是夢,怪不得有人說人在夢裡的思維都略奇葩。

不過偶爾作一作這種夢,也不差?





到底是誰在作夢呢(´▽`)

评论(2)

热度(24)